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4 重不如轻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211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第4篇 重不如轻

注意保护!兰迪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脸已涨得通红。我站在他身后,对他这次做上斜卧推只是略表关切。挂了245磅重量的奥林匹克杠铃杆慢慢压向他的胸口,他的上胸鼓了起来。

我知道这时我也许该给他搭把力,但跟以往一样,我希望他这次会长点记性。他想说什么,但只发出了一点哽咽声。当然,最终我还是出手帮了他一把,将杠铃安全地放回到架子上。

“怎么回事?”兰迪通常不会生我的气,但此刻他有点小激动,他大概觉着我有那么一点想故意置他于死地。

“为什么刚才你愣在那里?”我知道我现在必须好好解释一番才能让他平静下来。我安抚道:“你刚才做了多少个?”他看着我,仿佛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一个都没做,因为你都没注意保护我!”旁边几个会员听到他的怒吼都望向这边,无疑期待着一场打架之类的好戏上演。“我不保护你是因为你用的重量你一个也做不起,我想给你一个教训。”他马上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那个重量我以前能做5、6个,有时更多,”他反驳。“但你别忘了,你以前训练都有我看着,你身边总有个陪练,不仅注意保护你,还从一开始就搭力帮你。”

他想还嘴,但大脑一片空白。“你用这么大的重量是想耍酷给我看吗?”我问,“知道吗,靠陪练搭力举起大重量的人在我看来一点也不酷,我只觉得好笑。”

“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其实只是自欺而已。”我取下了10磅和45磅的杠铃片,每边只留45磅,然后又一边挂了一个25磅。兰迪在一旁看着。不到半分钟,他的愤怒就转为羞愧。

别带着耍酷的心理训练

“试试这个。”兰迪回到卧推凳上,做了一遍他的组前仪式(pre-set ritual)。我们都有自己的组前仪式。他的仪式是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从未问过他到底说了什么,但我有时的确听到了一些脏话。

如果我将他说的话录下来放给他的父母听,他们肯定要醉。我的看法是,什么仪式不重要,只要能让你进入良好的心境就行。我将杠铃杆移放到他手上。他的脸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这次他决定秀点特别的东西。

他慢慢将杠铃杆下放到与上胸略微接触的位置,然后用力上推,胸肌随之猛烈收缩,之后他又推举了7次。见他无法再自行推举起来时,我将手放到了杠铃杆下方。

我搭了一点力,他勉强又做了两个。随着哐当一声帮着他把杠铃杆放回架子上后,他坐了起来,用我之前教他的全身肌肉姿(蟹姿)这个动作鼓了一下他的胸。随后,按照帕里略(Parrillo)的方法,他捡起脚边两个20磅的哑铃重新坐到卧推凳上。

兰迪将哑铃下放到上斜飞鸟规定的最低位置,保持拉伸状态5秒后,“哎哟!”了一声,随即将哑铃扔到橡胶垫地板上。

“好,这才是完整的一组,”说着,我拍了拍他的肩,“你的胸肌现在鼓得就像气球一样。”兰迪谦卑一笑。我指了指那边一个正利用深蹲架做杠铃弯举的家伙,他一边放了45磅;他的动作已经严重变形,简直惨不忍睹。

“那家伙的手臂是超人臂吗?”我问。这几乎是一种反问。此人6英尺高,180磅重,有点啤酒肚,臂围估计不超过15英寸。“他的手臂不行,”兰迪回应道,“臂弯举我做多重?”

“一边25吧,或者35。”我不会问他我的手臂如何,因为如果我故意寻求恭维的话,那其他某个身体部位就会成为谈资。

但兰迪非常清楚,之前很多年我都在苦练瘦弱的手臂,经过刻苦、科学的训练后终于使其在充血状态下达到了19英寸。当我学会抑制自己的耍酷心理,我才如释重负,也才真正开始获得巨大进步。

“那个人的二头肌永远也练不大,你懂,对吧?”我问。兰迪耸耸肩。“他心里肯定相信这种动用了全身来完成的无效弯举训练会让他炼成李·普瑞斯特(Lee Priest)那样的巨臂,但实际上只会越来越像杰瑞·宋飞(Jerry Seinfeld)的而已。”

兰迪呵呵笑起来。我严正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打住,因为我不想他认为我对这个问题态度轻率。“如果不注意的话,你下场跟他一样,亲。”我说。“不可能!”

“会的,如果你坚持用超出能力范围的大重量而无法标准地完成动作的话,你永远也不会炼成你渴望的那种身材,而且我也不会搭力帮你。

我自练的时候已经用了足够的重量,没必要在你练的时候还搭那么大力。你必须抛弃那种‘用大重量才能练出大块头’的愚蠢观念。动作不变形加肌肉有训练感远比盲目用大重量重要,有时候重不如轻。”

兰迪沉默。他回到卧推凳上,用185的重量又做了8个上斜卧推。“这对你来说不太容易接受,因为你们这个年纪的大多数男孩子都喜欢比谁推举的重量大,但那不是健美,是炫耀男子气概的耍酷。”

“将来你会看到你的朋友用的重量比你大,你可能不甘落后也想做一样的重量,但相信我,”此时我的语气变得更加郑重,他的一部分朋友就爱耍酷,这种事肯定会发生。

“你的朋友永远不会变成大块头,就跟先前那个做杠铃臂弯举的家伙一样。他们练出的肌肉将来不会有一个可以上杂志或赢得比赛。事实上,在我眼里他们就没个正形儿。”

兰迪“哦”了一声,算是对这一冷酷现实的回应。“走在街上的时候,你是想大家一看你就觉得很猛,还是想外表不猛只能拦下路人告诉他你有多猛?”

“这不用说。”兰迪说。“确实不用说,但大多数人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偏要不明智地成为后者。”

我们又练了一下胸和三头肌,注重收缩和强迫肌肉全力做功。在我们要离开时,来了4个人,他们是一起的,一个20几岁,其他三个40多岁,他们一般先热身,之后做卧推。他们一周来两次,都练卧推,每个人都会把重量加到400磅以上。

我很清楚,他们中没有任何人能真正推起这样的重量,但他们的做法会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只有那个年轻的男孩身材较好,因为他每次都会在他们练完后留下来,做一些较轻的训练。年纪较大的那几个全都是大肚腩加瘦弱的四肢。兰迪朝他们点了点头,跟他们打招呼。

“如果我继续用过大重量训练的话,20年后我就会跟那些人一样,是吗?”“有可能,不过我知道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路过那群人时,我即兴耍了一点小聪明,他们中的一个人当时正好推起405磅。

跟以前一样,杠铃先是一下子沉了下去,停住,然后杠铃杆两边的保护者搭力帮助他推举起杠铃并放回架子上。他的脸由于缺氧而变得通红,保护者大赞他完成得不错。我的胸那时已处于充血状态,厚实得足以在上面放一壶水。

我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那人:“兄弟,你知道我推多重吗?远不及你!”他茫然地看着我,不确定这是否是取笑。进更衣室后,我和兰迪都不禁大笑起来。

“可悲啊,他肯定以为推那种重量会让他成为健身房大神。如果我发现你干这种蠢事,我非敲破你脑袋不可。”“好啊,”兰迪回应道,“被你逮到的话请随意敲。”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516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4 重不如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