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18 回归基础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171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第18篇 回归基础

一开始,脑袋里有个声音(不是那个老说“干掉他!干掉他!”的声音)不停说我是个懒鬼,不做全程硬拉。后来,IFBB职业健美运动员强尼·杰克逊(Johnnie Jackson)在电话的另一头也不停说我懒,还怪我让兰迪的背没有达到他能达到的水平。强尼自己在背部问题上绝不偷懒。

同为职业健美运动员的维克多·马丁内兹提及杰克逊的背时说过,“我从未见过那么稠的燕麦糊。”很明显,维克多从未试过用稍微少一点的水来冲帕里略高蛋白粉。我有天早上在碗里冲出来的糊糊简直就像三维地图版夏威夷群岛。强尼同时也是一名竞技力量举运动员,因此他坚信,健美运动员如果想开发出最大潜力,那就需要在常规训练中涵盖力量举的三大项。

他曾十分鄙视地跟我说过,“我讨厌有些职业和高级健美运动员告诉年轻人无需做深蹲和硬拉,说什么他们自己也没做。这是赤裸裸的欺骗,让这些年轻人无法练成他们那样的肌肉。我真想扇他们两下。”

“你说得对,那些人太垃圾了,”我表示赞同,同时觉得强尼也可能会扇我两下,如果他逮到机会的话。

虽然我以前总是强迫兰迪做深蹲(前阵子他伤到下背后的几周除外),但我竟然从未向他示范过如何做硬拉。当然,我们有时会做杠铃起始位置与膝同高的架上硬拉(rack deadlift),但最近我开始觉得这种硬拉很接近于全程硬拉,就像拉手亲嘴后离能做爱不远一样。在研究完去年春季赛的比赛图片从而终于认识到我的背确实可以变得更厚实后(我必须承认背不够好并不总是舞台灯光的原因),我开始关注那些背部最强悍的家伙,看看他们是怎样练背的。

最近几年拥有世界上最强悍背部的当属罗尼·库尔曼,看过他视频的都知道他能做800多磅的全程硬拉。强尼·杰克逊也有一个很牛X的背(他的斜方肌真的有碰到耳朵),在一次美国力量举联盟官方比赛上硬拉起了825磅。甚至去年冠军之夜冠军马丁内兹也会在每次的背部训练中做全程硬拉。我问过他觉得半程硬拉或架上硬拉如何,他表示不考虑做这种,因为效果不好。

“做硬拉我喜欢做够本,而不是做半截。”

我们的问题解决了。我以前从不做全程硬拉,只在1998年前后和一个叫约翰·兰菲尔(John Lamphiere)的力量举运动员兼前游骑兵一起训练时练过几个月。坦白说,我现在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把动作做正确了。做全程硬拉肯定不会像骑自行车那样简单。不过幸运的是,我一直有和一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叫迈克·维斯特林(Mike Westerling)的私人教练通过邮件进行交流,我通过他的网站Bodiesbymike.com了解到他非常赞成做硬拉。也许他能教我,然后我再把正确的技术转教给兰迪。很幸运,迈克愿意在兰迪没有和我一起训练的那天来我们健身房给我示范如何做硬拉。

整个传授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但用中等重量练习硬拉时我必须将颜面抛诸脑后。迈克一直耐心地提醒我注意一些细节,比如背要保持打直,屁股要上翘,用脚跟发力等等。他说正确的动作给人感觉就像是在“向后仰”,这帮到我不少。在此之前,我做的硬拉会不自觉地变成深蹲,只是杠铃是抓在手上,而不是放在肩膀上。

怪不得以前我总觉得上拉的前半程只刺激到腿和臀部,后半程才刺激到背部。原来是我搞错了。现在我做硬拉基本不曲腿,但背部会一直受到刺激。做完硬拉后,尤其是下背,一般会充血约一个小时,然后痛整整五天。

一周后,我和兰迪一起练背,我向他坦白了硬拉的问题。

“亲,今天我们要开始做硬拉了。”

“什么?”他明显不解,“你说什么……我们不是一直有做硬拉吗?”

“不完全是。我们一直做的都是假硬拉,我是你师傅,这都怪我。现在开始,我们要做的硬拉,杠铃起始位置是放在地面上。”

“我记得你说过,我们只需做杠铃起始位置与膝同高的硬拉来锻炼背部,不是吗?”

“嗯,”我谨慎地说,“我重新考虑后认为做全程硬拉效果会更好。力量举运动员背厚得像屁股一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兰迪想了一会儿,“老实说,我一直奇怪我们为什么不像他们那样做硬拉。我一个月至少看一次罗尼·库尔曼的视频激励自己,他的硬拉太恐怖了。我的背虽然增长了很多,但总感到还差点什么。”最后一句让我心生愧疚。

“好了,别JJYY了,至少你不是像我这样34岁了才开始做真正的硬拉,亲。”

兰迪做全程硬拉做得比我当初还要走样,所以那天我让他用135磅以下的重量,但后来他又减了不少。除全程硬拉外,我们还做了引体向上、单臂哑铃划船和提肩。为了强化背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将只专注于基础练习。

我们练硬拉和深蹲的健身房镶满了镜子,锻炼结束后,兰迪脱掉背心,开始在镜子前做动作看他的背。由于自劳动节以来就没有晒过太阳或上过美黑床,他的肤色苍白得让人感到有点眩目。很明显,兰迪认为硬拉已经产生神奇效果了。

“这就对了!”他一边展开一侧背阔肌,一边大声说,“给我挡住阳光!”

“都阴了好多天了,没有阳光。”我回应道。

“罗尼·库尔曼很快就会有大麻烦了!”他接着冒出这么一句。

“哎呀,他是把四肢都列为报税单上的受抚养人了还是什么?”

兰迪的热情丝毫不减。他非常兴奋,尽管只练了一天硬拉,但和我一样本能地知道斜方肌、背阔肌、竖脊肌很快会发生很大变化。他做了一个后展肱二头肌的动作,用尽全力鼓起肌肉,只在咬紧牙关和即将屏住呼吸的间隙才说两个字。

“你觉得怎么样?”他咕哝道。我顿了顿。

“没见过线条这么分明得让人作呕的肌肉,至少1987年除夕以来就没见过,当时我正吃着坚果,喝着特奎拉酒。”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572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18 回归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