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29 增重恶果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164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长按/扫描上图可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第29篇 增重恶果

就在圣诞节前夜,或者说圣诞节前一天的上午,兰迪和我在更衣室进行我们神圣的练前仪式。这个仪式没有涉及砍鸡头、抽皮特约仙人掌以及任何桑泰里厄教或巫毒教之类的东西,只用到了浴室里的平衡梁式天平。

实际上,我得更正一下,每次练前称一下体重的确含有一点巫毒教的成分。如果我们称出了低于期待的体重,我们的心态会受到影响,有时在整个训练过程中都会感到沮丧。

是的,没错,我说的就是我们会因称出的体重不够而心烦。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厌食症患者,永远认为自己称出的体重太重,即使她骨瘦如柴,湿重只有85磅。

根据多份报告,奥尔森姐妹其中之一就患有厌食症。别问我是哪一个,因为即使有一个比另一个头发要卷,我仍然不知道哪个是玛丽·凯特,哪个是阿什丽。

十多年前,有关方面确认了一种精神疾病并将其称为“体像障碍”(Body Image Dysmorphia),用外行的话来说就是“反厌食症”。这种疾病的表现是健美运动员在感知自己时总觉得自己不够大或不够重。我可以证明的确存在这种疾病,因为我自己以及许多我认识的举重运动员都是典型病例。

我开始时是90磅,后来即使长到了240磅(差30磅就是原来体重的三倍),照镜子时我还是不满意。

特雷弗·史密斯(Trevor Smith),核营养(Nuclear Nutrition)品牌所有人,晚年在网上遭到嘲笑,因为他从未节食减脂并参赛过。他身高只有6英尺多点,体重却达到了400磅(我看见他时,他的臂围看起来有26英寸左右,绝非玩笑),但他还是觉得要再增加点块头才能参赛。

所以,兰迪愉快地对我说出“我210磅,老兄!”时脸上带有莫大的自豪和笑容。别问他为什么叫我“老兄”。这是波士顿方言,我反正没搞懂,好像是把某人称为朋友时用的一种豪迈称谓,可能起源于职业摔角。

兰迪穿着他拥有的诸多背心中的其中一件,但根据最新的数据,他仍然远不及我的第34号藏品的尺寸。甚至在昏暗的灯光下,兰迪也显得与往常不同。正常情况下,他的肌肉线条很清晰,而且上身能看得见一些青筋,但现在完全是模糊的。我摆出一副臭脸开始挖苦他。

“你胖了10磅,最近吃了多少垃圾了?”

兰迪立即辩解。

“我现在要尽量长块头,对吧?”

“话是没错,但是让你长肉,不是让你长膘,傻逼。回答我的问题,吃了多少垃圾?”

“呃,”他支支吾吾,“我们经销店举办了一个大派对,相距几个城市远的姊妹店也举办了一个圣诞派对,派对上可以吃到各种甜点和饮料,如果想吃的话。”

“依我看你当时肯定很想吃了,滑头。”

“我想增重到至少225磅,这样我才能减到190参赛。”

“虽然我手上没有计算器,但最乐观估计,你长的10磅里面有8磅是无用的脂肪。按照这个比例,当你长到225磅时,你长的脂肪将累计达到……”我向一个角落看去并尽力计算起来。

“20磅。”兰迪答道。

“对,我刚正要说的!20磅脂肪啊,你准备花多少时间来减?”

“你说过,因为我天生比较瘦,所以10周大概能行吧。”

“我来告诉你后面会发生什么,因为我早年参赛时曾多次犯过这个错误。我当时想增到225、230之类的某个大重量,然后再节食减到200磅左右。但可笑的是,每次减到200磅都不行,我当时的参赛重量是170~180,即使这样有时也无法获得线条分明的肌肉。

次次都是这样,我很迷茫,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我逐渐明白了,我在非赛季变得过胖,然后留给自己节食减脂的时间又过少,结果导致每次都减掉了大量肌肉。如果我当时是225磅且瘦肉重180磅(大概正确),那么以180磅参赛我就相当于减掉了约20磅肌肉和20磅脂肪。

我现在参赛重量的确都在200磅以上,但那是原因我现在已经有那么多肌肉量了,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不再增重了。几个月前你开始变胖时我们聊过这事儿的。”

“是的,但我之前是希望通过变胖拯救我的手臂、小腿和上胸。”

“拯救?怎么拯救?通过长一层脂肪让它看起来比实际大?说真的,我以前也相信变得稍微胖点有利于增肌,但现在我不再觉得是那么回事了,我觉得这样做只会拖累你,就像在车子的后备箱装满沙子一样。”

“后备箱装满沙子,你发明的这个说法?”

“不,是亚瑟·琼斯发明的。他不仅在诺德士健身器材上超前于自己时代几十年,而且在佛罗里达州家里还有上千条鳄鱼,传闻他过去常常拔出一支点38左轮对着凯西·威尔特,威胁他一组多做几个,否则就让他屁股开花。这才是真正的教练!”

“听着,先增肥然后减下来这种理念是老派信条之一,我认为是完全错误的,”我说,“实际上,我认为这个观念可能并非来自于老派,而是来自于弱智派。”

我们的锻炼已经比原定时间晚太多了,10分钟前就该开始了,我想我已经把我的观点讲清楚了。

“你还有多少个这种派对要参加?”我问。兰迪停下来想了想,开始掰指头计算。

“4个。”他答道。我伸手从健身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物给他,在我意识到他在吃垃圾食品前原本就打算给他的。

我将一个从Stop N’ Shop买来的塑料袋递了过去,他往里面瞧了瞧,然后将其中一个东西拿了出来。

“帕里略现在有低碳水化合物棒卖了?”

“是的,我希望你吃这个,而不是奶酪蛋糕以及那些有红色和绿色闪亮糖衣的饼干。袋子里面有6个,我只能给这么多了,我建议你自己再买一些。”

“哦,好,谢谢。”

“不用谢,顺便说一句,那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那我的8兆像素新相机呢,跟你说过我要那个的?”

“呃,相机啊,我去的时候都卖光了。”我哼了一声,表示不相信。现在的孩子太忘恩负义了!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617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29 增重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