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31 摆正心态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197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第31篇 摆正心态

尽管我曾不止一次被网上健美论坛抹黑,但我仍然浏览这些论坛,看看健美界发生了什么新鲜事。网络是一个快速传播信息的奇妙工具。

过去,健美运动员们必须等待数周,有时数月,才能买到新出的杂志,了解到谁赢了奥林匹亚先生等最新赛况。不过,在19世纪晚期电报和电话出现前,我们传递信息的工具仅限驿马快信、铁路、轮船和驳船。

当摩帝马·H·亨肯福斯特(Mortimer H. Henckenfuster)1884年10月赢得拉斯维加斯(当时人口数:4)健美先生时,东海岸的健美粉丝们直到1885年赛前一周才获得完整赛报。摩帝马身高5.11英尺,体重仅160磅,远不及罗尼在同样身高时的296磅。

摩帝马以前常宣扬一种“保健品”,但其熊尿、大猩猩粪便、狮子早上醒来时的眼屎等成分(无疑是做动物园管理员轮班时收集的)比较不靠谱。

很明显,这东西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好处,因为他1901年便去世了,享年38岁。由于当时医学并不十分发达,所以死因只说是“脾郁”云云。哎,往日如梦。

罗恩·哈利斯:
言归正传,说说2005年我徒弟兰迪的烦恼吧。我当时正在逛一个我最喜欢的我将其称为“肌肉疯狂”(Muscle Madness)的论坛,这时一个帖子将我引到即将到来的美国国家体格委员会赛事这个版块。这肯定是我的第六感显灵了,因为我都好多个月没看过一眼该网站的这片区域了。

这个帖子(即一个单独的话题)标题叫“还有其他人参加新英格兰的比赛吗?”帖子下方显示的网名(即发帖人)是FordMuscle250。兰迪是销售福特(Ford)汽车的,年轻的肌肉(Muscle)男一枚,250正好是他希望达到的重量。我几乎肯定就是兰迪这个小屁孩,点开帖子后更加确定了我的猜测。我把帖子内容原样复制粘贴如下:

兰迪:
“嗨,大家好。有人参加5月8日新英格兰的比赛吗?哪个重量级?我参加轻重量级的,这次是我的首秀。发点图让大家看看!”

罗恩·哈利斯:
兰迪当然并不觉得有需要泄露自己的重量级并上传自己的照片。但他这样做了,我知道为什么。这个帖子巧妙地(至少在他看来如此)伪装成寻找本地参赛的好基友。表面上仿佛是这样,但实际上,他已经抓狂地急切想知道谁会在轻重量级公开赛上成为他的竞争对手,尽管离比赛开始还有15周。

我明白他备受煎熬的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兰迪背地里希望其他竞争对手会看到这个帖子然后上传他们的照片。不过还没完,他真正想看到的其实是这些人比他垃圾,远远比他垃圾。他想看到他们肚子上有赘肉,双腿骨瘦如柴,胸大肌平平,腋下背阔肌狭小,手臂细得跟史蒂夫·乌尔克尔(Steve Urkel)的一样。

慢着,男星杰里尔·怀特(Jaleel White)可能还是有点二头肌,只不过被他穿的学究气衣服给掩盖了,霍尔斯哈克(Horshak)也是如此。给年轻的朋友科普一下,在老一辈的电视情景喜剧书呆子中,先有霍尔斯哈克,才有斯格里奇(Screech),有了斯格里奇,才有乌尔克尔。如果你年龄太小,没听过《家庭对抗》(Family Matters)这部电视剧,也许你该暂停阅读本文,这样妈妈才好更换你的臭尿片并喂你吃温热的雅培牛奶。

兰迪对比赛赢面感到不安和难以预测,他渴望竞争对手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从而轻松赢得比赛。

但正如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的,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新英格兰。马萨诸塞州的美国国家体格委员会比赛一年只有一次,而该州有6百万人口和5百万个唐恩都乐特许经销店。

当然,这还只是新英格兰的其中一个州。其他还有新罕布什尔州、罗德岛州,以及几个居民说话不发R音和对地标给出了方向(看到像长颈鹿的树时向左转再走5英里到达一片边上有一辆被遗弃的72年福特平托车的旷野)的州。

我想说的是,既然在美国可供健美选手选择的比赛如此之少,那参赛者多半爆满,绝不乏能人,兰迪想赢绝不容易,尽管认识他以来他在体格上已有所进步。

果然,很快就有几个参赛的人回复了这个帖子。我知道兰迪会变得越发苦恼,因为部分照片表明有好几个大块头的家伙已准备好参赛。看来不找兰迪谈谈心不行了,但我得等他自己来找我。近期我们一起训练的日子一周不超过一次,有时两周才一次。

从我注意到他的帖子以来过了将近两周,我们才见到面,一起练胸和肩。当时,已有差不多10几个男的和4个女的表示有意参赛,而且大多上传了照片,不仅有当前状态的照片,还有以前参赛的照片。

有4个或者可能5个男的将参加轻重量级比赛项目,有个人还不确定是否要减重,但他们都看起来——怎么说呢——有可能让兰迪在台上无地自容。兰迪真的只适合参加新手组比赛,但各赛区的比赛都没有设新手组。

兰迪:
“我不知道到时还能不能参赛。”兰迪用杠铃上斜卧推热身时说。

罗恩·哈利斯:
“你要参赛。”我冷冷地说。

兰迪:
“问题是我的工作现在真的很忙,你知道的,春季是一年中的销售旺季。”他一边把杠铃归位,一边说道。

罗恩·哈利斯:
“我看到你在肌肉疯狂论坛上发的帖子了,亲。”

兰迪:
“你——你看到那个帖子了?”

罗恩·哈利斯:
“对,”我一边加重量片一边说,“你不是工作忙,你是怕了,因为你觉得竞争对手太强大。”我做了最后一组热身组。

兰迪:
“是的,mama的,你看到那个叫洛基的家伙了吗?”他抱怨道,“他看起来像个职业选手,天啊,他的臂围肯定有22英寸。”

罗恩·哈利斯:
“他说他身高5.6英尺,打算将体重减到185磅,所以我不太相信他的臂围会有那么大,但他的手臂肌肉的确发达,形状也很好。”

兰迪:
“还有那个叫汤姆的,我靠,几年前他就赢过这比赛,搞不懂为什么又来了?真是个逗逼!”

兰迪愤怒地完成了他的热身组——脸部热身组。这不是常见的针对体重的攻击。他愤怒的是这些人居然厚颜无耻地来参加他这个重量级的比赛,而他已经不情愿地认输了——尽管形势看起来的确很严峻。虽然还没严峻到跟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获得长久美满婚姻的概率一样,但依然严峻。是时候告诉他我也从未能认同自己了,导师的作用正在于此。

罗恩·哈利斯:
“别再为其他人而烦恼了。你要明白,健美不仅仅是负重训练和吃鸡胸西兰花,更是一场心理博弈。

对竞争对手是谁及其实力感到焦虑都是正常的,除非你确信自己叼到无人能敌。

但这并不能让你在比赛那天看上去更强。实际上,持续的压力可能会导致你掉肌肉,而焦虑会让你在正事上分心,从而无法进入最佳状态。”

兰迪:
“但那些家伙太强了,”兰迪大声说,“我赢不了!”

罗恩·哈利斯:
“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我说,“这种情况我亲身经历过好几次,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观察到的情况。一方面,这些人中有一部分人会中途退出比赛,可能是因为害怕了、受伤了、丢工作、猫病了等等;另一方面,不是所有人都状态良好。

一些你现在感到难以与其抗衡的人可能现身的时候肌肉平滑得跟婴儿屁股一样,你会感到自己像个白痴花那么多时间顾虑他。还有一些人只从某个角度展示自己,比如只展示上半身,所以他们可能隐藏了重大的体格缺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觉得比赛会很容易,因为对你而言不会。这是你第一次参赛,而你面对的竞争对手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而且,轻重量级在任何比赛中一向都是竞争惨烈的级别,经常会看到一些肌肉块头和形状都非常棒的选手。

很多时候都是轻重量级选手赢得全场总冠军。”见兰迪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得让他振作起来,免得他跳桥什么的。相距15英里远的地方就有一座托宾大桥,下落距离也很长。

“亲,我希望你按我说的去做。别再看那个帖子了,免得心烦意乱。我只是担心你。能不能赢不重要,这次拿个第五或最后一名都行,只要你达到最佳状态并老练地在台上展现自己即可。训练一小时后我们练练直角转体和规定动作,你自己每天至少要用半小时来练习肌肉展示动作。还有就是……”

兰迪:
“还有什么?”他问道。

罗恩·哈利斯:
“随身带支票簿了吗,亲?”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也许将来我会对过去两年半来的所有训练和教导向他收取费用。

兰迪:
“带了,在车里,要支票簿干嘛?”

罗恩·哈利斯:
“太好了,”我在健身时随身携带的塑料包里四处摸索,这个包里装有我训练时需要用到的头巾、带子、训练日记及各种杂物。我从包里掏出了一张报名表和一个信封,信封上已经注明寄给新英格兰比赛的主办方并贴好了邮票。

“今天练完后你把这个表填一下,然后我们去你车上开一张报名费的支票,之后我就把这封信寄出去,你就可以参加比赛了。”兰迪如释重负。

兰迪:
“谢谢你,教练,我之前对比赛的心态不太端正。”

罗恩·哈利斯:
“的确是这样,而且你的确要感谢我,因为我给你付了邮费——好多张37美分的邮票。”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626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31 摆正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