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35 敷衍无用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173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长按/扫描上图可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第35篇 敷衍无用

一直以来,我写的都是和兰迪一起训练的事,但我的主要训练伙伴——尤其是兰迪去年开始做福特汽车推销员后——其实是和我已婚14年的妻子珍妮特。

兰迪是一个不错的训练伙伴,作为一个年轻人,让我这个老手不得不为保持地位练得更重更刻苦。跟兰迪一样,珍妮特也是一个不错的训练伙伴,但在某些方面还要好些。首先,她更好看。其次,她喜欢监督别人动作是否变形,和她一起训练我几乎从未受过伤。

如果某个练习的头几个我无法完成,我知道她绝不会来搭力,以免助长我的妄想(健美心理学上的正式名称为“装逼综合征”)。她会漠然站在一旁,绝不伸援手,冷冷对我说道:“太重了。”

要是和兰迪或其他任何基友一起练的话,从没有太重一说。只消说一句“稍微搭点力”(实际往往变成两个男人用尽全力),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是不可能搞定的。这种不合理的做法其实很容易导致肌肉拉伤或关节损伤,但仿佛自己全世界最牛逼那种感觉上的极度自我膨胀让人忽略了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说来也怪,当健身房里有陌生人叫我帮忙保护时(看得出是要我搭力提起一半的重量,你可以想象,通常都是卧推呀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买账。如果要我搭力太多,我会烦,我会对他们说“帮不了你,朋友。”之后他们就很少再叫我保护了,这样挺好,我本身就没什么空。

同妻训练

作为同是健美运动员的夫妻,我和珍妮特在健身房里往往比较惹眼。虽然作为即将成为优秀健美榜样的单男或单女我们足够养眼,但当大家发现我们已婚、有真正的工作(如果撰稿人能被称为一份真正的工作的话——我一直认为必须是,因为我拿到实打实的钞票)并有两个孩子时,他们的反应都很惊讶,好像他们尽管是美国居民但却在月球上行走过,不带氧气瓶爬过珠穆朗玛峰,或忍住了没买8缸耗油SUV似的。

正如你猜到的那样,当我们身材较好时,往往会更加引人注目。就在美国国家体格委员会新英格兰大赛前不久(我们已报名打重量级比赛。下一篇文章会详细谈到此事,包括兰迪的比赛首秀),我们的形象就是你在健美杂志上看到过的那种——古铜色的皮肤加线条分明的肌肉。

坦率地说,在一群普通男女中间我们这种大块头很抢眼,但作为健美运动员,练成大块头则是一种荣誉。

这意味着我们多年不懈的刻苦训练和合理饮食换来了完全不同于普通智人的身材。给在那边咯咯发笑的弱智科普一下,现代人类这个物种的学名就是智人。

刻苦训练和合理饮食换来的也可能是另一种智人,但我不想再用可能被那些认为人类学是研究蚂蚁的人误解为打字错误的东西来把你弄糊涂了。

请教珍妮特

健身房的很多朋友都会问我们“怎么练成这样的”。珍妮特被问的次数几乎是我的两倍,因为同一个强壮的成年男性相比,一个有肌肉的娇柔漂亮女人要稀有得多。

当然,许多向她请教的人只是好色之徒想勾引她而已,完全没注意到她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和闪闪发光的昂贵钻石。说来也怪,我和她一起训练的时候,这些家伙似乎从不来搭讪。

正如你能想到的那样,总有很多真心求教的女人来找珍妮特,希望能得到超级减肥餐或燃脂药丸之类的速成口服用品,或是能收紧肥臀和象腿的某种神奇练习。

其中许多人会很快给出她们小胖大胖超级胖的理由,说什么生过一次或多次孩子之类。众所周知,那就意味着你肯定不得不发胖并一辈子都得是那个样子,是吧?

我很高兴看到珍妮特自豪地告诉她们,她是11岁和5岁两个孩子的妈,怀孕期间曾经分别胖达205磅和190磅。告诉你吧,她曾经是个大美女。

虽然不能说当时她对我没有吸引力了,但我必须说,她身体上出现的唯一好的变化就是未做任何手术的情况下乳房大了整整两个罩杯。

是的,乳房分泌的乳汁味道是不咋样,但我听说乳汁里面有种叫初乳的东西有利于我长块头,因此,我喝乳汁纯粹是为尊重科学并实现我的体格目标。郑重声明,我不认为喝这东西有用,但试验一下也挺有趣。

东尼和蒂娜

有好长一段时间,有一对夫妇,就称他们为东尼和蒂娜吧,一直盯着我们看。她们三十出头,比我们稍微年轻一点。

东尼有点胖,需要大减个30磅。他身高6英尺,230磅重,有点啤酒肚,无肌肉线条,有的只是一堆肥肉。

由于他姐姐(以前做过脱衣舞娘)在街上开了一家总是弥漫着焚香味并一周7天每天24小时放着电子音乐的美黑沙龙,他全年肤色都保持着漂亮的古铜色。

蒂娜是一个染金发的年轻美女,常常等发根长得很长了才会再去染发,纹身比我和珍妮特加起来还要多,据最新统计有8处。她是典型的瘦型肥胖者,5.4英尺的身高和125磅的体重掩盖了部分实情。这个女人身上没有肌肉,有点多愁善感。

由于我的座右铭是“硬朗的女人才是好对象”,所以她对我没有吸引力。这样很好,因为珍妮特对我垂涎除她这个古巴导弹以外的女人都不会乐意。相信我,别惹女人生气,尤其是非古巴人的女人。想想月经前综合征发作且被激怒的里基·里卡多(Ricky Ricardo)是啥样吧。

不管怎样,可能是因为大赛临近,我和珍妮特都处于巅峰生理状态,一个周一的早上(我们练腿的日子),他俩终于鼓起勇气朝我们走来。我低声对珍妮特说希望他俩不是换妻俱乐部的。

请教

蒂娜首先说话,当然是对着珍妮特。通常都是这样,珍妮特在我身边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先跟我搭讪。珍妮特说是因为我总是给人臭脸看。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我的脸先天比较扭曲,一直就是一副臭脸,连笑起来都像嘲讽,肯定是有一半俄罗斯血统的缘故,俄罗斯人一直似乎看起来都很烦躁或生气。

“嗨,你们俩身材真的太棒了,”她这样开场说道。“谢谢。”我们齐声回应。

“呃,我俩只是想知道你们吃什么补剂,比如蛋白粉、燃脂胶囊还是什么?”东尼问道。这是我们被问到的最常见的问题。没人喜欢我们的答案,但我不会避实就虚。不管他俩喜欢与否,我都会让他们知道在这个怕得罪人的世界里他们不太可能听到的事实。

“不管你信不信,补剂对造就我们的身材只是一个次要因素,”我说,“实际上有很多定期吃补剂的人身材看上去比普通人好不了多少,原因是训练和饮食才是重点,而大多数人训练不够刻苦,饮食也不合理。”

说完我就等着听标准回应。蒂娜做了回应,跟我多年来听到的所有其他回应几乎一字不差。她说:“但我们有刻苦训练并合理饮食啊,你们也看到了,我俩一直有来这里。”我看了看珍妮特,示意她上。

“蒂娜,”她说,语气温柔关切,完全不同于我的直白冷酷,“除了很多很轻松的有氧和极轻的负重训练外,我想我没看到你练其他的,而且你只练了腿。”

“你用的是那边那种蹬腿机吗?”我指着机器说,“看到两侧伸出来的杆子了吗?你可以在上面挂重量片,重量片中间为什么有相应大小的洞,道理就在这里。”珍妮特用肘狠戳了我一下,然后继续说:

“你说你饮食合理,那你有每两小时吃一次瘦蛋白或低碳水化合物蛋白奶昔或蛋白棒并保证一天吃上6次或7次吗?”

“6次或7次?”蒂娜顿了顿,“谁有时间吃那么多餐啊?我早餐吃咖啡加松饼,午餐吃沙拉……”

“晚餐吃一大堆米饭或面食,是吧?”我打断道。她望着我,奇怪我怎么知道她想说什么。我转过身,打算对东尼说点什么。

“东尼,你做负重训练没问题吧,但我从未见过你练到力竭并超过一组,还有你的动作大多很不标准。”他很惊讶。很明显,以前没人有勇气告诉他这些。“而且在至少一年的时间里你都是用同样的重量在练。

还有,恕我冒昧,你肯定能坚持做点常规有氧运动甩掉些体脂,但我从未见过你使用那边的机器。通常的情况是,蒂娜用龟速在跑步机上悠闲地散步,而你则去负重区做点看似利索的弯举和挺举。你俩应该像我们一样在一起练。”

“我们是1989年在健身房认识的,之后一直一起训练,”珍妮特告诉他,“那些年是我们共同度过的一段最美好的时光,”我补充道,“没孩子,没电话,非常美好。”

“但我不想变成杂志里的女人那样,浑身肌肉而且看上去比较男性化。”蒂娜说。“听我说,”我尽力保持严肃,“珍妮特用大重量刻苦训练了16年多了,她看上去肌肉发达或像个男人吗?东尼,你说呢?”

东尼只瞪大眼睛盯着珍妮特,什么也说不出来。珍妮特那天穿了一套修身小套装。见此情形,他老婆用肘朝他肋骨上戳了一下。

打基础

我们待在那里又给他俩讲了二十分钟。珍妮特是一名私人教练,给他俩做了一次咨询,了解他们的训练目标和饮食习惯。我则让他们订购了一些产品,这些产品可以让吃得健康、少食多餐、摄入高蛋白变得更容易。

他们有了作为代餐的蛋白粉和蛋白棒,以及可做练后奶昔的乳清和糯玉米粉、一水肌酸及左旋谷酰胺。我还让他们用综合维他命和矿物质片剂、维生素C和E以及奥米伽3胶嚢来完善营养需要。

不久还会有更多东西会对他俩有用,但目前有这些基础的就行了。珍妮特会教他们如何科学进食并带他俩做几次训练,以便他们更好地认识到要想身材真正发生变化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他们走后,我一瞬间感触颇深,对珍妮特说:“一起练的夫妻不会分离。”她立刻亲了我一下。

“但当你很气我,叫我滚蛋,当天自己练的时候除外。”“你总是这样,好好的气氛都被你给毁了,罗恩。”我能说啥呢?我是个作家,就是能说会道。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642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35 敷衍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