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38 刺激勿过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190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第38篇 刺激勿过

什么时候你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老了?这很难说。老话说得好,“年轻,是一种心态”,“年龄只是一个数字”。

有迹象可以表明你真的步入了退休岁月,比如将裤子提到胸部下方(这样有问题吗?),比如买奥兹莫比尔(Oldsmobile)和别克(Buick)生产的像船一样的巨型轿车等等。说真的,你上次看到65岁以下开这种车的人是啥时候?

究竟什么时候你可以确定自己已经老了?我在自己身上偶然发现了一个更准确的迹象,即你突然意识到现在这些十几岁的小年轻在你眼里不过是一帮懒惰无知的小屁孩的时候。

最糟糕的是,我写这文章时才35岁。我仍然喜欢广播里放的最新流行歌曲,仍然一年平均花费1500美元在耐克的Shox和Air Max运动鞋上——什么样的SB会干这事儿?但我必须承认,我终究是老了,老得与现在的年轻一代都有代沟了。

我很厌恶我健身房里的两大泼小屁孩就是证明。不,他们不是喷气机帮(Jets)或鲨鱼帮(Sharks)之类的青少年团伙,他们不打群架,但他们很明显是两个与众不同的群体,自身有着相异于他人的衣着风格。

戈蒂男孩

我老婆珍妮特给第一泼小屁孩起了个绰号,叫“戈蒂男孩”,这个名字源自一个叫《成长戈蒂》(Growing Up Gotti)的真人秀节目。该节目追踪了非著名黑手党头目约翰·戈蒂(John Gotti)非常富有的孙子们遭遇典型青春期困惑时的挣扎,比如是否用法拉利或兰博基尼去接一群嫩模腐败一晚,然后要决定去哪个会所,因为他们是西方世界所有夜总会的VIP,甚至是亚马逊雨林和南极洲未开发区域内的部分时髦娱乐场所的VIP。

科普:约翰·戈蒂
小约翰·约瑟夫·戈蒂(1940年10月27~2002年6月10日)是谋杀前任头目保罗·卡斯特兰诺(Paul Castellano)后甘比诺犯罪集团的新头目。约翰·戈蒂是他那个时代最强大的犯罪首脑。他因直率的性格和浮夸的作风而广为人知,但二者最终导致了他的垮台。

他因为穿昂贵的衣服被媒体称为“精装教父”(The Dapper Don),也因将他定罪的大部分努力以陪审团僵持或无罪释放告终而被媒体称为“逍遥教父”(The Teflon Don)。

1992年,戈蒂被裁定犯有13项谋杀罪、策划谋杀罪、诈骗罪、妨碍司法公正罪、非法赌博罪、敲诈勒索罪、逃税罪及放高利贷罪,被判终生监禁,10年后因癌症死于狱中。

我们健身房里的戈蒂男孩全部都有头发,他们把头发打上了厚厚的工业凝胶并拧成尖钉状,活像头上长了一堆匕首。他们一般穿着阿迪达斯裤子和白色背心,脖子上戴着或金或银的粗项链。除此之外,他们还在身上纹了各种各样今后肯定会令他们后悔的时髦纹身,如二头肌上的部落乐队纹身,以及大意为“白人伪娘”或“猪肉炒饭蛋卷”的日本汉字纹身等。

戈蒂男孩的年龄一般为16~20岁不等,健身者中大概有6~8名。在我那个年代,我们把这种形象称之为“圭多”(guido),与之相随的是他们驾驶的特定品牌的汽车,如蒙特卡洛SS Turbos及Iroc Z-28等。

现在的戈蒂男孩都会买点小进口货,给汽车装上黑玻璃、花俏的轮辋、使之看上去像小飞机的气流偏导器以及下部霓虹灯,以致于警察蜀黍在晚上可以轻易发现它们并让它们靠边停车。

阿伯克龙比男孩

与他们相对的就是阿伯克龙比男孩,即预科生的现代版。在我那个年代,他们一般穿伊佐德(Izod)紧身立领高尔夫衬衫加挽脚染色牛仔裤。

我健身房里的这群小子不是在Abercrombie & Fitch服装店上班,就是常在那里购物,很多都穿着工装裤和无袖T恤,经过精致的褪色处理后看着像已穿了10年或20年似的。当然,还有不能遗漏的就是反戴的棒球帽。我对这两伙人都比较反感,原因如下。

第一,他们是我见过的最懒的货色,有辱健身房这个地儿。在我看来,健身房就是用来健身健美的,不是用来搞社交的,但这些家伙成堆成堆地赖在休息区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有些是在对聊,有些则是在电话上聊。

他们也有练的时候,不过总喜欢练卧推和臂弯举,不仅动作变形得厉害,而且使用的重量连我老婆都会笑。这两伙小屁孩看上去都很消瘦,瘦得不知道是不是忙着装酷而真的忘了吃东西。

一个例外

在这一大群人中,有一个人比较例外,他的名字叫史考特。他大概19岁左右,是两伙人中唯一一个有点块头的家伙,尽管远不够完善。他身高近6英尺,体重得有170磅左右,手臂和胸很好,肩和斜方肌也不算太差。

据我观察,他只练这些部位而且练得过多。例如,有好几次我来健身房练背还是腿(这些肌群得花近一个小时才能练完)的时候,史考特统统都是在练二头肌。

等我练完了,他仍然还在练,当我做有氧了他才结束。这意味着他光练二头肌就用了大约90分钟或更多时间,起码练了8~10个动作,1个动作练了4组或5组。

令人敬重的健美宗师约翰·帕里略有句名言——不存在所谓训练过度的问题,只有吃得不够和睡得不够的问题——但即使是约翰也肯定不会赞同史考特的这种练法。

我就这样看着他练了好几个月,一直置身于事外。多年来每当我好意去提醒那些急需被提醒的人反而落得自讨没趣后,我就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别管闲事。如果他们主动找到我,我会指点一下;如果没有,他们爱怎样练就怎样练,练了白练我也不会多嘴。

变相提醒

当然,我会设法进行变相提醒。约翰·帕里略每个月会寄给我一小摞他的杂志(上面也发表了本系列文章),除了发给家人看和在家里珍藏几本等我老了怀旧看外,我会把余下的杂志带到健身房,放到杂志架上,挨着《人、车与驾驶员》杂志,以及会员做有氧期间不想看有氧器械上安装的小电视时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其他读物。

这些小屁孩似乎不怎么喜欢阅读,所以很少到杂志架这边来,但上周的一天,史考特取了一本杂志翻阅起来,当时我正在踏步机上,离他只有10或12英尺远。翻到一页时,他停下来瞄了一眼,然后抬头看了看我,如此反复三次后,我终于忍不住脱口说道:“你没看错,图片上的人就是我。”

他慢慢走了过来。他今天练了胸,背心下的胸肌胀得发红(史考特似乎在两泼小屁孩之间游走,一会儿穿一种风格的服装)。他的胸肌有点下垂,因为他用杠铃、哑铃、史密斯机和豪迈力量器械练了太多平卧推和无数组滑轮十字交叉夹胸,很少练针对上胸的上斜卧推。

他问我的腹肌怎么练的,我不想回答,反而想借此机会说说他训练上的问题。

“你练得不错,小有成就,”我出其不意回复道。只要我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他就会忘掉腹肌的事。这样很好,因为我最近也没有注意自己的腹肌,吃了好多垃圾食品,腹肌都快没了。

“谢谢。”他说,看了看四周,不知道是否应该闪人。

“你还可以更上一层楼,前提是你要给肌肉生长的机会。”他一听明显懵了,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我当然不是疯子,至少在法庭指定的精神病医师看来不是。我继续说了下去。

刺激勿过

“我随时都看到你在健身房里,训练也很刻苦,”我说,“但你每个肌群练得太多了。你知道李·哈尼吗?”史考特耸耸肩。

“拿过8届奥林匹亚先生吗?非常牛逼还是什么?”史考特茫然地看着我。“你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退休了,他很聪明,训练时从未受过伤,曾拿过冠军。他对于训练有一句名言——刺激勿过。你懂这句话的意思吗?”

“不是很懂。”史考特说。

“他的意思是,要刻苦练肌肉以刺激它生长,但不要过度刻苦,以免肌肉无法恢复和生长。说吧,你希望块头变得更大吗?”

“当然了,”他立即答道,“不然我天天来健身房干嘛?”

“那你听我的,将训练量减半,下个月说不定就能长个10磅。”

一听这个他便来了劲,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我们就他在训练和饮食上需要做出的改变进行了交流。我发现他蛋白质或热量摄入严重不足,所以简略告知他需要在现有饮食计划基础上每天增加几顿优质餐及一两杯奶昔。

我还跟他说,即使没兴趣参加健美比赛(他确实没兴趣),他也应该平等对待所有肌群,不要厚此薄彼。练背和腿这样的大肌群会刺激全身增长,整体比例协调身材才会更好看。

小屁孩并不坏

交流结束后,他回到了戈蒂男孩和阿伯克龙比男孩堆里。这些小屁孩聚集在果汁吧里,大势聊着什么非法音乐下载程序最好用、谁谁谁最近甩了他们的女朋友或被甩了这样单身狗们周末就可以去勾搭她们了等等。

看着这些孩子,我不得不说,他们其实并不坏。80年代我和我的朋友们还是叛逆青少年时,长辈们无疑是厌恶我们的。

打量镜中那个近得可以伸手触摸到的自己,我不禁发现头巾上竟然稀疏散布着几根白发。我默默对自己说白发越来越多时记得用点希腊乌发液。又想了想,我拿起电话打给了珍妮特。

“亲爱的,很抱歉,我晚一点才会到家,”我对她说,“我要去购物中心阿伯克龙比时装店买点衣服,然后去138号公路上的车厂看看英菲尼迪车用的新轮辋。”我之前就已下定决心。有一天我肯定会老,但现在还不算老。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654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38 刺激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