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53 检验成果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218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第53篇 检验成果

将近1年前,我和兰迪一起坐下来为他制定了一个方案,帮助他第二次参赛攫取首胜。相比首次参赛,这次他的所有弱势部位长了整整8磅肉。

很幸运,他的备赛时间比我们预想的要多。比赛将在9月中旬举行,但承办方被迫要费些周折去找一个新的举办场地。

过去几年,承办方一直是在一个环境虽好但非常窒息的学院剧场里举办比赛。

我说“窒息”并非指空气不流通,而是一种感觉,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兄弟,打着这种逗逼的红领巾式领带到乡村俱乐部来玩你是脑袋进水了吗?”

6月份的赛事结束后,清洁工清理时在一个座位下发现了一个空的威士忌酒瓶,此外,请注意,还在一个洗手间隔间里发现了一堆抽过大麻烟后的残余物。

震惊!大家懂的,酒和大麻不应该出现在任何高等院校,高校学生都比较单纯,一心只想着如何学习,祷告,远离色欲。

听起来荒唐的是,校方盛怒之下,宣称健美爱好者是一帮堕落的流氓,将我们逐出了他们的绿色圣地。

不管怎样,兰迪所做的一切——刻苦训练、严格节食、忍受我这样的骄傲自大狂——都是为了这一天,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作为一场大型区域赛,本次比赛在整体数量、质量、影响力方面仅次于新英格兰赛,更重要的是它设有新手组,让我的徒弟有了奋斗夺冠的机会。

赛前称重和选手报名定在上午9点。我跟兰迪说过待会儿在称重点碰头,向北开车大概1小时就到。当我9点半过点到那儿时,他有点抓狂。

“你怎么才到,教练?我8点半就到了!”

他憔悴的脸上那双略微凹陷的眼睛显得有点魂不守舍。

“别激动,别激动,预赛中午才开始,慌什么?”

“你看那些家伙!”

小声说这话的同时,他的眼睛不断四处打量,仿佛周围都是睡着的毒蛇,只要我们稍微动一下或声音大一点就会受到攻击。

眼前的场景让我想起这些年来发生的许多事,以及自89年以来参加的20几场比赛。

约70名男性和女性选手及其随行人员分散等候在昏暗的礼堂里。随行人员包括了相关重要人士和教练,有时是一名,女性选手也是如此。

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帮脏兮兮的难民,眼睛凹陷,颧骨突出,脸都用美黑产品涂成了古铜色,很多人像牛反刍一样随意嚼着口香糖。他们穿着运动装,脚撑在面前的椅子上。

一些人在打盹或者试图打盹。空气里弥漫着ProTan美黑油的恶臭。借用《现代启示录》中凯格尔中校的话说,我喜欢清晨ProTan美黑油的气味,闻着像……胜利。

实际上,对我而言,这气味意味着是时候该上台展示一下自己数月的训练成果了,我对这种带点酒精味的香气的解读是“来吧,放马过来!”

兰迪没有表现出同样的热情,相反,他显得有点紧张不安。

我开始后悔没收了他那瓶廉价酒,要是酒在的话,他现在就能喝几口壮壮胆了。

“你还好吧,亲?”

“有点口干。”他沙哑地说。这话有点言过其实,我昨天让他喝了一加仑的水,但晚上9点就禁水了。

由于高盐摄入与消耗有一个过程,他的身体现在仍处于脱水模式,禁水后很久还是会继续脱掉多余水分。

我之前估计他会在下午1点左右登台,就是说禁水后要过16个小时才会登台。

根据我的经验,这个估计还是比较准确的。不管他摄入了多少碳水化合物,脱水持续时间都要比这个时间长得多,而且他全身肌肉将来还是会缩水的。

我说他有点言过其实是因为总有少数选手脱水喜欢冒险走极端,赛前24小时甚至48小时就开始禁水。

因为身体(包括肌肉)大概70%都是由水构成的,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明智的做法,但这并不是说我没有干过这种蠢事。

1993年时,我听了一个全国大学生健美锦标赛冠军(很明显不是念医学预科的)的建议,赛前三天就开始脱水。

他还建议我周六比赛前的周四和周五一天蒸桑拿两次,每次30分钟。

想想当我一瞬间看到自己体重从176猛降到158时的恐惧吧。预赛时我连做各种动作都很困难,因为感冒了,虚弱得跟小猫一样,差点没晕过去。

预赛后到夜间赛前这段时间,用餐时喝了一整壶水却没尿什么,我才真正明白是脱水走火入魔了。

觉得我就像是海绵吸水一样是吧,没错,我当时就是这么干。而且,舞台明晃晃的灯光照得我头昏眼花,你跟我说猪会飞我也会信。当时我的肾可能就跟李子干差不多。

“你觉得谁会是我那组的?”兰迪继续鬼鬼祟祟地小声问道。我开始有点烦他这样了。

我和他一起看了看四周,大家要么穿着宽松的衣服,要么一身爬珠峰或探索南极洲的行头,实在很难判断他们的块头。

尤其是很多男士,穿了多件衣服——最里面穿了两三件T恤,外面套了一件运动衫,然后又在外面套了一件大的连帽运动衫——给人一种块头很大的假象。

结果就是你无法判断坐在后排猛吃年糕的小子是150磅还是250磅。

这种障眼法到赛前称重环节就会原形毕露,因为称重时只准穿比赛服。

一直让我感到很惊讶的是,很多原本我以为是巨兽的人当我看到他们的实际体格时才发现他们的真实块头要小得多。

有时,这会让我想起金蝉脱壳的乌龟或俄罗斯套娃。

女子健身与形体选手已经登过记了。由于她们是按身高进行分组,所以无需称重。

“女子新手健美参赛者!”美国国家体格委员会的一名负责人对着礼堂喊了一声。一名女士从容地走上称重台,二十八九三十出头的样子,金发碧眼,人很漂亮。

称重台也是选手领取编号和奖杯以及提交参赛音乐的地方。我环顾四周以为后面有人掉队,但事实是她是唯一一名参赛选手。

“恭喜,你赢了!”我大喊道。旁边有几个人咯咯地笑起来。她不用比就赢了。这种事我以前没遇到过,但羡慕过几次别人的这种运气。

哈,只要外人不知道你是怎么赢的,你就可以自豪(不算非常自豪吧)地将获奖头衔列入到自己的一众头衔里面。

如果该女士还要跨组参加女子公开赛的话,就像兰迪今天这样,她会遇到真正的劲敌。

有大约10名女子健美选手分散在座位四周,其中一些是我在以前的比赛中见过的有过非常优秀表现的运动员。

处理完她的事情后,负责人就开始叫男子新手轻量级参赛者上场。新手组只有两个级别,175磅以上和以下。

10名男子上台报名参加轻量级组比赛。我先是有点吃惊,但后来想想就释然了,我们这个区大小比赛已经很多年没有设过新手组了。

“我好紧张啊,教练。”兰迪承认道。

“没事,”我安抚他。

“你已经尽力做好了准备,一切辛苦训练都结束了,现在只需要享受比赛,让评委评他的。”

大约10分钟后——兰迪肯定感觉像10小时——负责人叫男子新手重量级参赛者上场。我很好奇兰迪的对手是谁,更好奇他有多重。

兰迪早上4点醒后一直每小时准点吃一小碗燕麦片和半个洋芋。

我们有一周多没谈论过体重了,一周前他200磅左右。

6名男子拖着脚与兰迪一道上了台。兰迪尽力不声不响地打量他们,但痛苦的是没能成功。

他排第一个,所以第一个脱掉衣裤站上了电子秤。称重员向坐在他旁边的另一名负责记录的负责人报了重量。他们离我太远了,说了什么我听不清。

“195磅!”兰迪朝我大喊道,不在乎成为大家注意的焦点。他将拳头举向空中。

“太棒了!”

这个重量比他去年第一次参赛重了11磅,且状态更好。

我们的目标原本是8磅,但大量负重训练和科学饮食让他超越了我的期待。

即使站这么远,我也能看出他的上胸、二头肌和小腿提升巨大。他穿上衣服后观看其他选手称重时,脸上也一直笑呵呵的。

有几个选手很明显状态不好,仿佛至少还需要一个月才能达到应有的脱脂度。

只有一个人在块头上大过兰迪,但兰迪体脂比他低得多,肌肉的协调度也比他好,此人的背很弱,小腿比大腿差太多。这些情况他脱掉衣裤大概一分半钟就能看出来。

除了一个拉丁人我认为会成为兰迪夺冠的拦路虎外,今天的冠军非兰迪莫属。

至于轻重量级公开赛参赛者称重,我们只看了不到二三十分钟,但可以肯定的是兰迪这次像这个组别的人了。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717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53 检验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