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健美大神之路 54 检验成果

健身励志 樊明璨 来源:樊明璨博客 228浏览 0评论

健美大神之路(A Bodybuilder Is Born)

作者:罗恩·哈利斯(Ron Harris)

译者:樊明璨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第54篇 检验成果

时间过得慢如蜗牛。

兰迪之前已经称过重并报名参加了新手重量级比赛,现在得等着再上去一次报名参加男子轻重量级公开赛。

等待期间,他除了用他的焦虑来考验我的耐心外无事可做,而我则尽全力去安抚他。

“你觉得会有多少人打轻重量级比赛?”他用敌意的目光环顾四周。

“我咋知道呢?”我从他的健身包里摸出iPod扔给他,“你消停点,听点音乐,我有点受不了了。”

他耸耸肩,戴上耳机,开始沉浸到比较柔和的音乐中。

我一直认为(希望)他在打盹,但后来他猛然睁开眼,不安地快速扫视了一下礼堂,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把脚放在面前的椅子上。我脑袋里响起了《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曲:时间过得多么慢啊……

终于叫轻重量级公开赛参赛者上场了。和其他人一样,兰迪也拖着步子走着。我起初估计大概有10人报名。兰迪一边焦虑地望着我,一边上了台,他不必重新称重,只需报个名即可。

我随后坐到了前排的一个座位上,以便看得更清楚些。我之前说过,在任何健美比赛中,轻重量级都是竞争最激烈的。

由于大多数美国男性身高都在5.8~5.10英尺之间,所以N多人减脂后体重落在185~198磅这个范围内。

轻重量级选手的骨骼往往比重量级和超重量级选手要小,所以肌肉一般更具美感。

从我这些年参加过的所有业余比赛来看,全场冠军通常都是轻重量级选手。

当10个人都脱掉衣服准备称重时(兰迪在这组排第11),我发现有个家伙在人群中非常抢眼。我一直希望自己就是这种人——你一亮相,别人立即心知肚明冠军非他莫属。

别人会禁不住想“算了,还是等明年吧。”这种人一般高5.6或5.7英尺,重194磅。

这个家伙叫索凡(Sophann),可能来自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或老挝。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皮肤比我以前见过的中国人和日本人要黑点,而名字则表明不可能来自菲律宾。

不管怎样,这个家伙太棒了,所有肌肉圆润饱满,骨骼娇小,肌肉显大,臀部和腰都极小,腰围不会超过27或28英寸。

最棒的是——或者说对其他想赢比赛的人而言最糟糕的是——索凡的肌肉线条分明,即使是放松地站在秤上,肌肉线条和分离度也很深很明显。

他的胸、肩、手臂、腿甚至背都有明显的青筋鼓出来,这还是没有充血和打油的状态!之前见过的轻量级和中量级选手就不说了,即使是两个较重级别的选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同一个地方罕见两次雷击,同理,区域赛上不会出现一个以上注定未来会发光发紫的杰出身材。

兰迪在我旁边坐下,震惊不已,“那小子哪儿冒出来的?看上去像职业运动员,他应该打全国赛或美国赛,怎么跑这儿来了。”

“任何人都是从小比赛开始积累参加大赛的资格的,”我说,“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人会对你构成威胁,不过你今天的状态非常好,短时间内肯定不会被淘汰,等着瞧吧。”

兰迪点点头。看得出他有点失落,之前抱了拿冠军的希望,现在很明显不可能了。

我用肘推了他一下,“你在新手组非常有望夺冠,”我提醒他,“如果要下注的话,我会全部身家买你赢。”

兰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尽力吧。”

“你已经尽力了,”我纠正道,“所有的辛苦训练都结束了,过会儿展现成果给评委看就好,看他们怎么说。”

我们看着重量级选手称重,其中有几个块头很大,但没有一个身材特别具有美感,有个家伙肚皮大得可以上《孕期完全指导》一书封面了。

超重量级只有两个参赛者,一个高6.3英尺,只比重量级体重上限225磅重一点,体形不错,但块头不咋样。

他今天会拿下自己组别的冠军,因为虽然他需要增加至少20磅肌肉,但另一个人需要减20磅脂肪。当我看到他参赛体重为235磅时,我摇摇头,叹息他整个身体太平滑。

“他今天来参赛仿佛是今早醒来临时下的决定。”我小声对兰迪说。

我身后的一对情侣——一个打形体赛的美女和她的男朋友——无意中听到我的话后窃笑起来。之后我有点愧疚,因为从他和负责人说话可以看出他反应有点迟钝。他可能不知道有迅速起效的赛间饮食这种东西。

“亚洲男夺冠如探囊取物,”我说,“他们现在就该给他颁奖。”

“谢谢你,教练,”兰迪说,“你真能增强我的自信。”

“我说过你会拿下新手组冠军的,不仅新手组,全场冠军也是有可能的,”我提醒道,“但如果我说你能赢那个变态,那就不是一点点假大空了。”

“新手组参赛选手请开始运动让肌肉充血!”一名负责人喊道。这意味着我们该去充血房(pump-up room)做最后一点准备了。

我们起身,跟在一群选手和教练后面上了台,然后顺着左侧的台阶下去进了一间我见过的最小的充血房。

房间里充斥着各种刺鼻气味,有ProTan美黑油的气味,一般美黑油的气味,Hot Stuff血管扩张剂(用于突显青筋以及让10英尺以内的任何人打通鼻腔通道使眼睛噙泪)的气味,以及人体原始体味。

部分人自从两天前开始上美黑剂以来就明显没洗过澡了,现在非常臭。

地上放着几副哑铃、三根固定杠铃和一张平板长凳。兰迪放下包后朝哑铃走去,但哑铃很快就被其他选手拿走了。

“不忙,”我对他说,“你现在充血太早了,没等上台肌肉就软了,而且会筋疲力尽。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反面教材吗?”

他点点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洛杉矶参加了一场自然健美比赛,我那个组别有个家伙离上台还有1个多小时就开始让肌肉充血。

由于脱了水,他最终全身痉挛倒地不起。

我也曾不止一次犯过同样错误,结果上台后没有力气按标准完成动作。

许多健美运动员都错误地以为最大程度充血会让肌肉看起来大上一倍,但现实是比赛时体格本身多大就是多大,不会出现变戏法那种夸张效果。

兰迪挨着我坐下。我们坐在一张可能是剧院职工用来躺休的长沙发上,上面有些看不清的污渍,这样也许才是最好的,够犯罪现场调查人员用能照出体液的黑光研究一整天了。

我一边吃着蛋白棒,一边在心里想,如果蛋白棒不小心掉这沙发上,我就不要了,免得得上第三世界贫民窟里才有的病,不值得。

“这就对了,亲,你离成功不远了。”他笑了,知道这是实话。我们环顾了一下周围,房间里挤满了紧张忙乱的健美运动员,我们倾听了一会儿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在聊如何保持水分(其实大多数情况下是脂肪,而非水分),如何上美黑液和油,如何在房里四处放着的几面又小又脏的镜子前做动作等等。我一直等待着,直到督导员进来叫新手轻重量级选手排好队跟着他上台。

“是时候了。”我说。我让他穿着运动服做了几组侧平举、过头肩推(overhead press)和俯卧撑,其他无需再多做什么。

如果之前没把肉练到位,现在怎么充血都没用,充血无法改变体格的形态。兰迪给自己上了一层薄薄的美黑油,我帮他上了背部。

“将所有动作过一遍,每个动作保持一会儿”我告诉他。这是我在1996年阿诺德传统赛(Arnold Classic)上在充血区无意中听到阿诺德本人给凯文·莱夫隆(Kevin Levrone)的建议,凯文那年斩获了他的第二个冠军。

“新手重量级选手上场!”门口一个拿着写字夹板的人喊道。我拍掉几处油形成的条纹后,面朝兰迪。

“我会在那边,注意听我说了什么,专注到表演上,其他的不要管,你行的。”我说。他点点头。

“好,谢谢。”

说完,他就和同组的其他选手一起上了台。一整年的艰苦训练和节食成果将在短短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得到检验。

想到自己也曾经多次面对过同样的场面,我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而是兰迪;我很清楚,今天将成为他健美生涯的全新起点。

如果觉得我的译文有让你受益,你可通过微信(2560089000)红包随意向我捐赠,所得款项我将酌情捐献给轻松筹、爱心筹、腾讯乐捐、西楚朗雨等公益平台上的失学儿童、绝/重症患者等急需帮助人士。捐赠时可留言你希望我多翻译哪类或哪些健身/健美文章,我会尽量照顾呼声较高的需求。

愿以此译文之功德回向给所有读者、捐赠者、急需帮助人士等,愿你们健康、平安、生活幸福美满。

英中对照版:http://fanmingcan.com/occupational-trans/occupational-task/3721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健美大神之路 54 检验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