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薛涌: 我的清雪健身生活

健闻汇集 樊明璨 639浏览 0评论

snow-removal1
2015年1月27日凌晨,历史性的暴风雪袭击美东,预计降雪可达90公分。纽约、波士顿一线都严阵以待。纽约侥幸逃过,市民事后还嘲弄“小题大做”的市长。但波士顿和麻省则没有。整个地区停运,交通禁绝,市长和州长都因应对紧急状态中规中矩而大受好评。降雪最多的地方恰在我家附近,降雪量确实接近一米。更糟的是,2月2日大雪再度来袭。一周之内两场雪,根据官方的数字,达40.9英寸,也就一米多。这是十九世纪末有记录以来一周最大的降雪量。区区两场雪就轻易超过了这个“雪国”的年均降雪量。而这仅仅是波士顿的数字。我家居住在波士顿西郊大约50公里的地方,降雪量至少比这个数字还大10%。1月27日晚打开车房门准备铲雪时,就发现大雪齐腰。到了2月2日,又面临着没到大腿的大雪。我在北京生活了33年,又在新英格兰地区生活了近二十年,这样的大雪,实属平生第一次见。

我家住在农村地区,院子有12500多平方米,车道长达四十米左右,包括车房前可以调车用的一大片方形空地。这些地方的清雪工作,自然是自家的责任。我家有个规矩:清雪不仅不请清雪公司,而且不许使用任何机器,靠的就是清雪铲,百分之百的人力。第一年在这里刚住下时,和邻居一样请了清雪公司。可是马上发现:真下大雪,清雪公司因路况等原因不能马上到位,即使清雪及时,大雪封门导致不敢出门,甚至政府干脆禁绝交通。去不了健身房,一天在家动弹不得,实在是很糟糕的生活方式。于是立即退掉清雪公司。清雪从此成了我的一项极限运动。乃至于小雪让我无精打采,大雪才兴奋。
snow-removal1
这是我这一周的记录:1月27日清雪四个小时,2月2日则是3个多小时。当然,我们是夫妻团队,这里算的只是我一个人的时间。另外,在这两天之间,我在跑步机上完成了两个半程马拉松,时间都是一小时24分钟(跑步机上跑步比在公路上跑步轻松不少),2月1日听到第二次暴风雪警报,趁着路况尚可,赶紧在户外跑了16公里山地公路,花了一个小时十七分左右。还有两天,则在健身房各从事了一个半小时的力量训练。此时,我53岁的生日刚过了三个月。
snow-removal2

snow-removal3
我并不向所有人推荐这种生活方式,只是希望分享一下自己的感受,希望对大家有所参考。如今是全球化的信息时代。大家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微信、微博等等跨越太平洋进行全天候的沟通。国内一些亲友听到暴风雪的新闻后,不少致电安慰,甚至有人劝我们一定放宽心、“困难很快会过去”。更多的,是担心我“运动过量”。这也并非毫无道理。在美国的各种媒体中,也有不少警告:大雪之际,中年人铲雪警惕腰伤,有些人可能无法适应冷空气和大强度劳作而心脏病发作,年轻人注意帮助上年纪的邻居铲雪,等等,等等。但是,这七天对我来说,实在是难得的快乐时光:大雪封门不上班,这分明是渡假。我在假期有机会参加这种历史性的“极限运动”。其实,用“极限”一词实在有点虚张声势。这么一周下来,除了第一天后上身肌肉比较酸外,身体并无太多反应。反而是正常时日长跑训练每周里程过100公里时,身体要疲劳得多。

为什么能如此?因为我过着多年的自律生活。在整个青春期,我换了几个班,身体都是男生中最弱的。体重仅九十几斤,脸色焦黄,手脚冰凉,体育课的所有项目都是男生中倒数第一。那种虚弱,不仅外人看得清清楚楚,自己也感受得实实在在。那时我真觉得自己弱得可能活不长。医生曾说我心脏有杂音,可能是青春期成长时的现象,害得我惶惶不可终日,大学毕业后还神经兮兮地跑到医院作最全面的检查,包括佩戴心脏监视器48小时……

我真正的转折,就是从长跑开始。后来慢慢加上了其他运动。如今回首,不小心坚持了三十多年。以这次铲雪为例。没有人会建议你连续干四小时。我也非常小心地在中间安排了几个间歇。但是,平时习惯的引体向上、卧推、硬拉、深蹲、长跑、自行车等等,此时都派上了用场。这是在折磨自己的身体吗?那你得问问自己的身体。身体没有比在这一周更高兴的了:不用象长跑训练一样片面地给一部分肢体施加过大的压力,一些不小心很少活动的地方也得到了锻炼,乃至事后的酸胀感是那么惬意。最难忘的是最后一天夜战:雪到晚上九点还没有停,我开始时还大雪纷飞,结束时已经过了午夜12点,一轮明月高照,让冰天雪地中的松林显得格外清澈。我真想仰面朝天地躺在雪地上,静视那漫天宝石般的星空……
snow-removal9

snow-removal8

snow-removal7

snow-removal6

snow-removal5

snow-removal4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薛涌: 我的清雪健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