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游戏视频翻译浅谈

译界拾零 樊明璨 来源:译无止境老曹博客 617浏览 0评论

作者简介

木有新闻:2009年毕业于英语专业,2010年开始了游戏翻译人生。自2011年起主攻游戏视频翻译。目前已翻译游戏视频千余部,主要翻译游戏为英雄联盟和我的世界。视频翻译作品均放在优酷频道:http://i.youku.com/lolnews。工作邀约请联系微博@木有新闻。

写在正文前的话

在今年8月7日晚上,我在微博收到“木有新闻”邀请我为他申请微博认证做转发支持的信息。看小伙子很有礼貌,也很是诚恳,于是,我毫不犹豫就转发助其实名认证了。接下来,在8月12日早晨,我收到小伙子通过微博发来的私信,介绍了他的翻译工作室的情况,也介绍了他对于视频游戏翻译的热爱,并向我描述了作为游戏视频译者的辛苦,以及自己为此付出的努力。小伙子写了项目融资计划书,希望我帮忙推荐给有意向的投资人。我将在这篇文章发出后,连同他的BP一起发给几位我认识的、有可能对游戏视频翻译项目有兴趣的投资商。

videotrans-1

在看到小伙子对于游戏视频翻译的热爱,以及他为此付出的努力后,我想起了我自己——我热爱石油翻译,并通过做兼职翻译改变了我的生活和命运;继而我热爱整个翻译行业,希望能为这个改变了我生活和命运的行业做更多事情,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中海油,全身心投入到翻译行业中,立志为翻译行业的诚信经营和规范发展奋斗后面的三十年。于是,我立即决定,第二天,就是8月13日早晨,我就去拜访这位小伙子,看看他的工作室,看看他处理游戏视频翻译的流程,这是我完全陌生的一个领域,因为我本人对于玩网络游戏看视频游戏是一点爱好和好感都没有的,但是,毕竟这也是一个行业,翻译人还是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

videotrans-2

8月13日早晨,我带着我的90后侄子一起来到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铁站附近,小伙子早已骑着他的单车来到梨园站等候我们了。在我们走回他的工作室途中,他与我的90后侄子聊得火热,因为他们都热爱游戏视频,还聊了几个似乎很有名的网络游戏。我对游戏视频没兴趣,也不了解,只能作为听众了,偶尔忍不住在后面给他们拍几张照片。在小伙子的工作室,他演示了他做视频游戏翻译的流程,包括选择游戏视频原始资料,做翻译,做时间轴,做剪辑,做渲染,等等步骤,我听得云里雾里,就记住了他说的几个游戏名字或者专业术语,比如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我的世界(Minecraft)、UGC(User-generated Contents)等等。

videotrans-3

小伙子试图向我详细说明游戏视频翻译的步骤和流程等等,我说“干脆,你写一篇文章吧。好好介绍下游戏视频翻译流程,写写你对于游戏视频翻译这个小门类的热爱,写写这个行业的辛酸苦辣,看看能否找到更多同行或者吸引更多译者加入到这个行业中,也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业,了解译者的辛苦,也许就有感兴趣的投资人关注这个行业了!”于是,有了下面这篇文章。

写在前面的话——来自作者
 严格来说,游戏视频翻译目前算不上一个行业,更算不上是一个领域,但它目前有燎原之势。我相信,它很快就会被人们所熟知。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努力翻译着游戏视频却并不为人所知的人们。
 ——“木有新闻”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要感谢曹老师。是他在看到了我在微博的私信之后,不顾舟车劳顿地赶到我这里,认真地了解了游戏视频翻译的流程,给出了自己中肯的建议,最后还为我的小小愿望而东奔西走。曹老师与我仅萍水之交,即愿意为我这个翻译小辈尽心尽力。我感激之意无以言表,唯下定决心,做好游戏视频翻译这一领域,才能回报曹老师的提携之举。

一、“木有新闻”自述

“木有新闻”乃是我当时踏上游戏翻译道路伊始的诨名。概因当时所译之物多为资讯类文章,而这些文章所包含的资讯又因为英语这一语言门槛未能为国内玩家所熟知,所以我从一句英语谚语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中选择了No News作为自己的昵称,其目的不言自明,就是为玩家带来国外精彩的游戏资讯。当时取这个名字虽然有这一层因素在里面,但也觉得挺好玩的。没想从藉藉无名到小有粉丝,它已经陪着我走了四年的光阴。虽然曾经有一知名游戏播主劝我更改名号,但我觉得,它就是我在游戏翻译道路上的见证者,虽然旁人可能无法理解,但我却是要带着它一直走下去的。

目前“木有新闻”翻译视频基本上都是出于爱好。坦白来说,不是因为爱好游戏,而是因为爱好翻译。所以即使我玩游戏已经四五年的时间了,但水平却一直处于菜鸟级别。喜欢翻译,是因为我喜欢那种把一种文字转化为另一种文字,让思想在其中顺畅沟通的感觉。和我一样的游戏视频翻译,我想大致也是出于这种原因吧,因为目前游戏翻译的报酬真的很低。如果不是因为爱好,单凭微薄的收益,是无法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

二、游戏翻译的特殊性

翻译到目前为止已经是一门大学科了,包含着诸如传统的商务翻译、医学翻译、石油翻译等,也有新兴的计算机翻译、游戏翻译等。新兴的翻译除了有传统翻译的方面之外,也有自己的特色之处。就游戏翻译而言,目前主要的涵盖方面有:(1)游戏本身内容翻译,即游戏汉化或游戏本地化;(2)游戏资讯与游戏攻略翻译;(3)游戏衍生视频翻译等。

游戏本地化一般由游戏发行商或代理商负责招募人手翻译,这一方面可以视为是传统的翻译;

游戏资讯与游戏攻略翻译,这一块一般有游戏媒体来组织人手翻译,目的就是为了充实自己的游戏专区内容,吸引更多玩家的点击量,最终引入广告商进行广告展示;

游戏衍生视频翻译这一块可以说是与前面两个方面截然不同,因为它除了要求译者有足够过硬的翻译实力之外,也要求译者具备一定的计算机水平和多软件操作能力。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像trados这种翻译软件也说明了对译者的计算机能力掌握要求。但窃以为trados是一款专为翻译而生的软件,专业性当然无须多言。但游戏视频翻译所需要的软件则更广泛更杂,不是一款软件就能满足翻译类游戏视频的要求。就我而言,在日常的游戏视频翻译中,我就需要用到字幕软件、图形处理软件以及非编软件等。只有能熟练地使用这些软件后,才能根据不同的需要做出符合不同形势需要的游戏视频的翻译成品视频出来。

三、游戏视频翻译的难点及流程

不过既然是游戏视频翻译,那么它最核心的部分依然是翻译。要翻译一部游戏视频,首先需要的是一个质量不错的视频。在这里我需要指出的是,绝大多数已翻译好的游戏视频,基本都是翻译者自己去寻找的源视频,因为这些视频绝大部分都是源自国外网站。在浩如烟海的视频网站中找到自己中意的视频,本身也就是一件费时费力的过程——因为游戏视频多为国外玩家自制,所以质量难免良莠不齐,因此,想找出质量上乘的视频十分困难;源视频一旦确定下来之后,翻译者就需要将之下载到本地。

其实这个涉及一个版权问题。但在游戏视频这方面,个人觉得版权很难去定义。因为游戏内容的版权毫无疑问是属于游戏发行商的,而发行商则乐见自己的游戏被玩家传播并分享;而国外玩家则是把游戏内容再加工,经过剪辑、配音、配乐之后以某种目的(如获取点击量或意图获利)来发布到视频网站,那么这个视频到底谁才拥有完全的版权?进一步来讲,作为翻译者,将视频内容翻译之后二次发布,究竟是属于再创作还是属于侵权,这个仍需讨论。

在这里解释一下,游戏视频的翻译跟字幕组的翻译又有所不同。字幕组所进行的视频翻译,大部分都是具备明确的版权信息,比如电影、电视剧、记录片或者公开课等,因此这类影片的性质就决定了字幕组不能将翻译好的视频用于盈利目的;而游戏视频翻译则是基于游戏玩家制作的视频而进行的二次创作,因此这个版权的归属就比较模糊了。而对于游戏视频翻译来说,对优质视频进行翻译并用于盈利,也是可能的。但一旦涉及营利,就必须做好授权工作。

翻译者将视频下载到本地之后,就可以开始着手翻译了。一般这个时候,翻译者需要作如下准备:(1)要做好迎接不同口音的英语的准备,因为游戏玩家来自世界各地,所以他们的英语发音也会带有地方口音,这个时候就需要译者具有良好的听译能力了;(2)做好没有英文字幕的准备,除了部分游戏官方出品的视频之外,游戏玩家自制的视频基本上是没有字幕的;(3)做好随时查阅词典的准备,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术语,游戏也不例外。即便一个司空见惯的单词,在游戏中都可能有自己特定的含义。翻译者要做的,就是根据这个单词的本义,再结合游戏中的特定语境,来琢磨出这个单词在游戏中的具体含义,并将其翻译为国内玩家普遍接受的表达方式;(4)做好一句话听无数遍的心理准备。谷大白话大大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及脱口秀的翻译十分之难,需要了解多方面的知识。在我看来,虽然游戏翻译难度比不少脱口秀的引经据典,但难度也是不遑多让的。

首先,从游戏本身来讲,一款优秀的游戏要想获得世界性的成功,就必须吸收世界各地的优秀文化——一款没有文化为血骨的游戏是十分空洞的,尤其对于大型游戏来说尤其如此。所以,现在游戏公司都热衷于建立自己的游戏文化,这样就能源源不断地吸引玩家去探索并投入到游戏中去,所以翻译者也必须对这些文化了然于胸,才不至于在翻译中出现大的失误。

其次,就自制类视频而言,由于是玩家自制,所以玩家可能会使用一些自己擅长的非常规表达方式来表达游戏内容,比如缩写词MIA、热键QWER、游戏行为GANK等,所以翻译者除了需要了解游戏本身内容之外,也需要对玩家社区的自制内容有所涉猎,这样翻译出来的东西才不会牛唇不对马嘴。

再次,就是游戏视频内容的本地化。由于游戏本身就是一个更新速度非常高的行业,所以,相应的游戏视频也会不断地推陈出新。游戏版本的更新和社会的当前流行语都会影响该视频在玩家群体中的流行度。因此,游戏翻译类视频的翻译成品也会相应地反映当前的社会文化。在游戏视频的本地化过程中,在大致相当的语言环境下,加入一些如“给跪、你赢了、这不科学、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等这样的话语,会迅速引起玩家的共鸣,从而更好地获得传播效果。

翻译完之后,如果是一个团队,就可以相互校对一下。如果是一个人,那务必要保证初次翻译的质量,因为再校对的话,原译者是很难发现自己翻译的错误的,而且时间很紧,有时候为了保证时效性,给校对留下来的时间并不多。

校对完之后,就可以做时间轴了。做时间轴就是做字幕文件,一般使用.SRT字幕或者.ASS格式的字幕。做轴并不需要考验翻译功底,但最低要求是懂英语,知道在哪里停下标记时间,这样才能做出准确而高质量的时间轴。不然的话,时间轴提前出现或者拖后出现,都不利于观众对于游戏视频内容的理解。

时间轴完成之后,就可以进入游戏视频制作的最后一步,即将源视频与字幕文件导入非编软件中,设置好渲染格式和路径之后就可以进行渲染了。由于这是游戏视频翻译制作的最后一步,所以并不涉及翻译,但可以在这一步中加入一个含有翻译者信息的片头或LOGO,以及视频原作者的文字或图片。如果想让视频出彩,甚至可以PS一张图片插入到视频中以吸引玩家的注意力。

整个流程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将视频上传到各个视频网站了。到此为止,我们就完整地走完了视频从下载到上传的整个流程了。

四、游戏视频翻译的前景展望

随着各种电脑软件和硬件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了自制游戏视频的领域,而且也确实催生了一大批明星解说,部分顶级解说收入甚至不亚于国内一线影视明星。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势必会有越来越多的精品视频出现,包括各种游戏攻略、游戏背景解读以及游戏衍生动画视频等出现(比如《魔兽世界大电影》、《我的世界大电影》,国内的则以自制动画《我叫MT》以及《啦啦啦德玛西亚》最为知名)。这些作品的出现极大地丰富了玩家的游戏外生活,成为了游戏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所以需要翻译的精品游戏视频也会越来越多。简而言之,这是一块尚未引起重视、但前景十分广阔的领域。因为未来的游戏必定是全球一体的,所以游戏的翻译也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单一游戏视频翻译的产值,可能会比肩一些传统翻译领域。

五、游戏视频翻译商业化的难点

要想游戏视频翻译商业化,首先要解决的是版权问题。古人讲究师出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而且在部分视频网站UGC的分成协议中,版权也是首要谈及的因素。而翻译作为一种二次创作,各大视频平台对其所抱态度也是暧昧不清。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只要取得作品的原视频作者的授权,那么视频就可以算是原创视频,就可以加入到分成收益中去。因此,取得原作者的授权至关重要。解决了源视频版权问题,那么相当于商业化成功了一半。不过难点在于,由于中国网络的非开放性,视频原作者对于国内有盈利方式并不熟悉,不会贸然答应。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多方努力去争取了。

版权问题解决了,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市场占有率问题。如果一款视频足够优秀,但市场占有率却不高的话,那么想从中获利无异于天方夜谭。因此,这一块的难点就在于如何把握一款游戏会不会流行。

版权有了,游戏也看好了,接下来就是正式进入游戏视频翻译环节。这一环节的难点主要就是游戏视频的质量与时效性问题。传统翻译对翻译人员的整体素质有着严格的要求,而且有着明确的目标客户。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客户的要求来进行翻译的。但作为新兴的游戏视频翻译,却弱化了目标客户的要求。因为视频的开放性,游戏视频的受众面都是游戏玩家,而游戏玩家没有一个明确的要求。但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好玩;二是看了可以提高对游戏的理解。前者属于娱乐向视频,而后者无疑是攻略向视频了。不同方向的游戏有着不同的要求。娱乐向视频需要翻译者把握住玩家的娱乐向心理,视频内容以娱乐向为主,而翻译出来的内容也要幽默化甚至恶搞处理;攻略向视频则需要翻译者对游戏内容,包括当前流行的模式及打法有深入的了解,这样才能正确地将内容展示给国内的游戏玩家。

事实上,除了以上两大主流游戏视频之外,还有一种称之为科普类游戏视频。我们在之前说过,一款游戏若要长久发展,文化是必不可少的。我们以《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为例。在制作英雄的时候,游戏发行商就吸收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来丰富英雄内涵,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神话人物孙悟空、来自日本文化的忍者阿卡丽、来自印度文化的卡尔玛以及来自北欧文化的诡术妖姬等。而除了中国文化之外,世界其他地方的文化可能并不为玩家所了解,因此就会有一些视频来专门介绍这些英雄背后的文化因素,比如Did you know系列视频。翻译这些视频,就需要翻译者去了解、去查阅不同的资料来给出准确的翻译,这一点就跟传统翻译无异了。我们有个译者,就是在翻译过程中,要同时打开好几个窗口:一个是源视频播放器、一个是翻译的文本文档、一个维基百科、一个google搜索、一个在线词典,最后一个就是游戏本身的英文百科内容了。所以从这一点来讲,翻译一部游戏视频并不容易。

除了翻译质量问题,另外一个需要注重的就是时效性问题了。一款好的游戏,往往会不断地通过版本来修正游戏内容,激发玩家探索游戏的欲望,从而持续地带动游戏人气。因此,游戏视频也会随着游戏版本的推出而不断地涌现。这个时候就需要翻译者尽可能快速地翻译最新版本的视频,一个过时的视频是不会有人看的。而要保证时效性,就必须有一个团队来合作。单凭一己之力,或许能保证一时的时效性,但长久下来,人困马乏,时效性还是难免会打折的。

简短的说,有以下几个难点:(1)版权无法保证;(2)翻译质量无法保证;(3)时效性无法保证;(4)翻译薪酬过低。由于目前游戏翻译报酬过低,每翻译1000英文单词只有30-50元的报酬,甚至一些媒体网站会以Q币等虚拟货币结算,这就很难吸引高质量翻译人才进入了。另外,对游戏的传统偏见也无形中阻挡了许多人进入游戏这个行业。(5)游戏媒体已经习惯了拿来主义,不愿意为长期的游戏视频翻译提供资金上的支持。如此恶性循环,使得原来喜欢翻译游戏视频的人,在耗尽了一腔热血之后,也不得不转谋它途去了——不得不说,这是游戏视频翻译领域的一个遗憾。

尾声

本文主要讲了一下游戏视频翻译的流程、它的前景以及问题。虽然难题很多,但我相信,在翻译从业人员的努力下,这些问题都会慢慢得到解决的,而游戏视频翻译这一领域的光明前景,也会慢慢展现到众人面前的。

最后,“木有新闻”感谢大家能抽出宝贵时间阅读我这一家之言。如有建议或意见,望大家不吝指教!

@译无止境老曹

完成于2015年9月22日于京东燕郊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游戏视频翻译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