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翻译江湖水已浑:2015翻译行业亮点回顾

译界拾零 樊明璨 来源:译无止境老曹博客 456浏览 0评论

fyhy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翻译这个江湖,水还是很深的。

那么,翻译江湖在2015年都发生了哪些大事儿呢?有哪些亮点呢?听老曹大致总结一下。

先说说2015年以前的事情吧!

中国的翻译市场,从20世纪80年代一直到21世纪初,都在平稳中发展,翻译公司逐年增加,翻译从业者逐年增长,翻译价格逐步上升后维持不变。

从2001年开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的翻译行业出现了翻译网站、翻译论坛和翻译交易平台,数量应该有几十家,不过,大部分都已烟消云散了,剩下来的,有2001年创建的译网情深、2004年创建的翻译中国、2009年创建的译无止境。当然,如今的自媒体时代,网站、论坛几乎已经无人问津了,连微博都被微信取代了。

从2007年开始,中国的翻译界开始热闹起来,因为出现了一个叫做“老曹”的小人物,他开始了每年多个城市、不同人数、年龄从20来岁到70多岁不等、从业性质从翻译公司老板到高校师生到专兼职译员的翻译聚会,如今已超过100次。

一位70来岁行业资深人士对老曹的评价是:

中国的翻译市场,就像一桌麻将牌,小曹这些年的努力,相当于把麻将牌已经打乱了,洗牌了,后面,应该有人坐下来,把麻将牌码好,至于谁来做这个码牌的工作,可能是小曹,也可能是别人,再后面,谁坐下来摸牌、打牌、胡牌,就更加不得而知了。不过,小曹的前期准备工作,还是很重要的。

一位30多岁资深笔译员对老曹的评价是:

中国的翻译江湖,这几年已经被老曹把水给搅浑了,如今泥巴、沙子、水,混在一起,混乱不清,急待沉淀下来,重新分清层次。

回想过去8年,参加各种翻译行业会议以及自己组织的翻译聚会和联谊会,见过的语言服务业人士应该不少于1万人次了,翻译公司高管约占10%,高校师生约占30%,专兼职口笔译员约占60%。很多近在一个城市,甚至就隔着一条街的翻译公司高管以及译员,都从相互不往来,到同城聚会,甚至不远百里千里到其他城市参加行业会议。还有一些人,相互熟识后,合伙开起了公司,做起了生意。

回顾2015:都有哪些亮点呢?

今年的翻译江湖可以用“离合”二字来描述。下面我举几个例子。

案例1:翻译众筹

翻译行业的众筹共发生两次:第一次开始于2014年11月30日,结束于2015年1月初;第二次开始于2月底,结束于3月底,恩怨纠葛持续到6月底。详情请见译无止境老曹的新浪博客。这两次众筹都没能成功,且败得非常惨烈,给行业留下了深深的思考,也对人性给出了彻底的诠释,充分体现了那句话:兄弟,处的好,就是水浒传,处的不好,就是上海滩!

案例2:翻译沙龙

翻译江湖涵盖的不仅仅是竞争激烈的经济市场,高校外院学术界与科研院所和翻译企业间的合作交流也在增加。在“观望江里涛”——管新潮(上海交通大学)、王正(上海外国语大学)、姜诚(上海理工大学)、李梅(同济大学)、陶有兰(复旦大学)五位老师精心策划下,上海翻译技术沙龙在同济大学闪亮登场,并举办了13场活动,每场都很成功。在上海翻译技术沙龙的成功引导下,江苏、浙江、湖北、山东等地,也相继由高校外院牵头,发起了翻译技术沙龙活动,话题范围包括翻译技术、本地化技术、技术写作、技术传播等。

案例3:合作乌龙

如果把2015年的翻译行业大事写个剧本,那么,主要角色有5个,都有谁呢?

男1号:活跃在全国各个城市、重点驻扎在北京和上海的C某。

男2号:活跃在全国各个城市、重点驻扎在广州和上海的H某。

男3号:主要驻扎在上海、运营U公司的D某。

男4号:主要驻扎在上海和江苏、运营R公司的Z某。

男5号:主要驻扎在江苏、运营Z公司的Y某。

俗话说: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早在2014年9-11月份,C、H、D三人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聚合事件,后来,C首先退出。当然,在进入新的一年之前,C已经在与H和D在探讨后续业务方面的合作了。

在C离开H和D的日子里,Z和Y纠结了几个人,来与深度合作的H和D探讨合作。后来,D拿到了一笔数千万级别的风投,Z和Y继续拉拢人,加上一些扯虎皮做大旗的活动,再加上在有限的翻译企业老板圈子里诋毁C和H的言论,想越过H,直接与D合作。这种狗血剧情上演了几个月,最后,D意识到了,H这人很靠谱,很踏实,而Z和Y这俩人,是黑了心坏了肠子的小人,遂远离Z和Y,继续坚持与H精诚合作。

Z和Y发现挑拨D和H关系没成功,傍附资本的美梦(曾提议D投资几百万给他们)不再有,就计上心来,继续拉拢一小撮翻译公司,再拉上几家翻译技术和软件公司,再分头联络多家高校外院,密密地发起了一项“大事”。在一切准备就绪后,由Y和Z共同密谋的YZ网新闻发布会“闪亮登场”。不过,Y和Z在他们的YZ网群里,是坚决拒绝H来参会的,但Z却向C发出了参会邀请。H与C素来友好,不论事业上多少次分分合合,感情上永远是坚不可摧的。于是,H与C一起来到YZ网发布会现场,H与C达成的共识是,要么一起参会,要么一起走人。当然,H和C最终参加了会议,并与一些新老朋友们叙旧、交流,不亦乐乎。

案例4:翻译社群

在12月12-14日,老曹鬼使神差地做了一件奇怪事儿,没日没夜地折腾了几十个小时,把他微信好友圈的2000多名语言服务界好友,包括翻译协会领导、翻译公司老板、个人译员、高校师生、培训机构负责人,等等,按照省份,创建了12个群,统称为中国译联某某分部,目前正在快速成长中。

在12月14日,老曹创建了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篇文章,想打造中国翻译第一社群。关于这些翻译社群以及译联公众号文章,迅速在翻译界引起关注,老曹也收到了来自朋友们的不同评价。多数朋友表示,老曹做了一件大好事,因为共享了自己的资源给大家服务;少数朋友怪老曹太傻,因为把自己的资源共享给了大家,而大家的资源不会共享出来,相当于,老曹没有价值了。

老曹自己倒没有想过太多,拉群的初衷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至少大部分朋友在群里还是很快乐的,这个回报就够了。

案例5:翻译界奇葩

奇葩这个词,曾经是一个多么光彩照人的好词呀!上海有一家翻译公司,专门做口译和同传服务的,最初的注册名字就是上海奇葩同声翻译公司,后来,发现奇葩这个词的意思发生了迥然变化后,就变更了公司名字,以该公司老板的名字来命名了。

在中国的翻译界,老曹一直在做着很少有人能够理解的奇葩事情,比如,翻译维权,翻译纠纷调解,对自己没有啥好处,弄得好纠纷双方会说句感谢话,弄不好,就会得罪纠纷一方,甚至会得罪纠纷两方。还有,遇到行业麻烦事儿,别人都会躲着走,可老曹就是要迎头赶上去,比如,8月份以来,老曹来到了上海某翻译组织,希望能把该组织从过去几年的烂摊子挽救起来,尽管很多朋友说了,不让老曹去趟这趟浑水,可老曹还是去了。还有某培翻译公司,曾经风光无限,可目前在行业内已经臭名昭著,但老曹很关注该公司的去留,因为这涉及到几十位甚至几百位译员和前员工的工资数百万元。

有一位语言服务业资深人士称呼老曹为翻译界的一朵奇葩,老曹没有怪他,而且,欣然接受这个称号,并表示:老曹很自豪,因为在语言服务界,像老曹这样的奇葩,只有唯一这一朵。

如今,这朵奇葩已经练就承载各种非议、压力、中伤、暗度陈仓和各种各样否定的内在,装备互联时代、社群时代和移动时代的科技工具,满怀情结、理想和使命,再次成了一名特立独行又满怀真挚的翻译行业创业者。

翻译江湖,风起云涌,老曹邀您一同领略——约吗?

@译无止境老曹

@2015年12月31日

@京东燕郊

转载请注明:樊明璨博客 » 翻译江湖水已浑:2015翻译行业亮点回顾